飛狐外傳

$18.95

Only 2 left in stock

ISBN: 9789628129805
Publisher: 明河社
Author: 金庸
Books: 2

Description

《飛狐外傳》的故事開始于胡一刀夫婦死後十多年。胡一刀之子胡斐,由平阿四撫養,四处漂泊,依着胡一刀留下的胡家拳谱,自学了胡家刀法。

一日平阿四帶箸少年胡斐在商家堡避雨,遇到飞马镖局總鏢頭百胜神拳马行空,其徒弟徐铮和女儿马春花,镖局在堡里遭劫镖。苗人凤抱着仍在襁褓中的女儿苗若蘭来寻妻,原来避雨的人中有其离家的妻子南兰和奸夫田归农。马行空暂留商家堡养伤,胡斐和平阿四留下打杂安身。商家堡少主商寶震暗恋年轻貌美的马春花,但碰巧马行空无意间听见堡主夫人商老太留下他们是为死去的堡主商剑鸣报仇,原來當年商劍鳴挑戰苗人鳳不遂,殺害苗人鳳家人,而後來胡一刀得知此事,替苗人鳳殺死商劍鳴報仇。自此商劍鳴遺孀商老太視苗人鳳、胡一刀為仇人。

商老太为了報仇,欲讓商寶震娶馬春花,藉此折磨她,馬行空偷聽得知後,急忙為马春花和其师兄徐铮定了亲。胡斐暴露身份,商老太视胡一刀为仇人,要置胡斐于死地。捉到胡斐,将其吊起打了个半死,马春花向商寶震求情。商寶震放下胡斐后并与其继续打斗,正好福康安和手下经过商家堡看到打斗。福康安看上马春花,在堡裡留宿,设计花园巧遇马春花,结果马春花珠胎暗结,连其父在铁铸石砌的大厅内被商老太烧死也不知。胡斐打斗过程中遇到红花会三當家千手如来赵半山为其指点武功,俩人逃出商家堡后结拜为兄弟。福康安害怕红花会,留下马春花自己逃回京城。

數年後,胡斐一人闯荡江湖,将胡家刀法渐渐学成。在四處遊歷探險途中,他在佛山遇到了惡棍鳳天南。胡斐欲殺死鳳天南,为民除害,伸张正义。同時,他亦遇到一個武功变幻莫测,四处抢夺掌门人位置的少女袁紫衣。俩人途中渐生情愫,但是每次胡斐差一點可以殺死鳳天南這個惡霸時,袁紫衣皆出手制止,胡斐不解,开始怀疑其是否真心还是设计。在袁紫衣第三次救出鳳天南后,道出了真相,原來袁紫衣是鳳天南強姦其母後所生之女,鳳天南是其亲生父亲,她答应自己的师傅,救鳳天南三次,三次之后可报母仇。

胡斐怀疑他的父親是武林名俠苗人鳳所殺的,但是每次问平阿四,平阿四都说等他长大了再告诉他。苗人鳳中了田归农的奸计,深重劇毒,雙目暫時失明。胡斐被苗人鳳的英雄氣概深深折服。他決定幫助苗人鳳,並爲他的雙眼尋找解藥。他遇到了已故毒手藥王的小徒弟程靈素,並目睹她運用冷靜與智慧,打敗自己三個邪惡的師兄師姐。程靈素被胡斐的善良体贴以及高超的武艺打动,答應他去幫苗人鳳治療雙眼。

苗人鳳在养伤的时候和胡斐喝酒畅聊,提到自己確實在十多年前無意中殺死了胡一刀。胡斐明瞭真相後,悲痛萬分,與程靈素離去了。胡斐心中更挂念袁紫衣,决定和程靈素結拜成兄妹,一同遊歷。途中遇到马春花的镖队,原来马春花后来还是嫁给了徐铮,并有了双胞胎男孩。福康安遣高手来探望马春花,一众高手觉得‘鲜花插在牛粪上’,在途中戏弄殴打徐铮。胡斐为报马春花当年为其求情的恩泽,决定跟着镖队保护。胡斐斗走了一波高手离去,岂料更多高手出现,夺走孩子,马春花披头散发追寻。马春花并不担心徐铮,但是为救孩子,告诉福康安手下,他们是福康安之子。福康安得到消息,因中年无子,甚是高兴,遂接马春花来京享福。徐铮被已经投靠了福康安势力的商寶震杀死。马春花假意走近商寶震与其说话,不料一剑刺死商寶震,为夫报仇。马春花埋了徐铮,因心里念着福康安,便跟着手下去了京城。

胡斐和程靈素提前赶到福康安舉辦的天下掌門人大會。马春花晚上偷偷邀请胡斐去了福康安府邸,想让其做双胞胎的师傅,福康安正好撞见,让手下设计对胡斐下毒手。胡斐无意间听到福康安和他母亲(乾隆的情妇,福康安是乾隆的私生子)的对话,福老太看不上马春花,要杀母夺子。胡斐赶到时,马春花已中毒太深。胡斐冒险救下马春花,抬回住处让程靈素救治。马春花哭喊着要儿子,快要命不久矣,若看不见孩子,便会毒药攻心而死。胡斐为了之前的恩情,不顾程靈素的阻拦,再次进了福康安府邸,巧计夺回了马春花的孩子。

胡斐和程靈素喬妝參加天下掌門人大會。福康安用乾隆御赐的八个玉杯,八个金杯和八个银杯做诱惑,让到场的武林人士比武分高下,欲将江湖武林各派分成三六九等,这其实是福康安企圖引起武林動盪,互相殘殺,並藉機讓朝廷控制武林之奸計。两个孩子也来到了会场,胡斐想肯定是乘其不在,被福康安手下抢了回来。在打斗中一妙龄尼姑穿着缁衣芒鞋,手执云帚出现,竟是袁紫衣,法号圆性,她一直穿着俗衣行走江湖,却原是出家人。鳳天南也来比武,结果被奸人的银针射死。在红花会的幫助下,胡斐,程靈素和圆性揭露了福康安的陰謀,擾亂了大會,并乘乱逃了出来。

胡斐和程靈素途中又遇红花会的一众英雄,以及红花会总舵主陈家洛。因俩人长得实在太像,胡斐把陈家洛错认成福康安并大骂奸人,知悉真相后跪拜赔礼道歉,陈家洛亦欣赏胡斐为人,不以为意。红花会的常氏双胞胎兄弟夺回马春花孩子。胡斐请求陈家洛假扮福康安,和两子一起在床前安慰即将死去的马春花。马春花弥留之际见到福康安和儿子,微笑着离世。

胡斐和程靈素准备抬着马春花火化,发现其师兄师姐和师叔乘他们不在时躲在屋里,在马春花尸身和衣服上都涂了剧毒。胡斐爲保護程靈素,身中无药可解的劇毒。程靈素用嘴吸出毒血。彌留之際,程靈素向胡斐示愛。程靈素的慘死,令胡斐萬分悲痛。胡斐欲将程灵素的骨灰埋在父母坟旁,成为一家人,结果遇到苗人凤妻子南兰。田归农来寻南兰,胡斐躲到墓碑后。南兰离开后,圆性忽然而至,对着墓碑吐露心声,胡斐听见,从墓碑后走出。其時圆性受了重伤,还是赶来告诉他,田归农在此埋伏。俩人正欲离去,田归农和福康安的人已将他们围住,此时人多势众,胡斐空手入白刃,敌不过,在危急时刻,南兰过来,求田归农让她在胡斐临死前跟他说几句话,并允许胡斐先将程灵素的骨灰埋了。南兰告诉他,墓碑后埋着宝刀。正是当年因这冷月宝刀,苗人凤才救下南兰,并与其结成夫妻。胡斐假意掩埋程灵素的骨灰,得了宝刀,如虎添翼。

田归农见势不对,拔足便逃。众人纷纷逃离,但还是没丝毫头绪,不知胡斐这柄宝刀从何而来。胡斐心中感慨,还刀入鞘,将宝刀放回土坑之中,使它常伴父亲于地下,再将程灵素的骨灰坛也轻轻放入土坑,拨土掩好。

圆性双手合十,轻念: “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 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念毕,悄然上马,缓步西去。

Reviews

There are no reviews yet.

Only logged in customers who have purchased this product may leave a review.